• 2005-11-06

    冬日的回忆

           白天坐公车人不多,冬日的太阳晃晃悠悠的照着。外面刮着风,还有沙尘。但是已有冬天的味道,我记忆中就是这样,在房间或车子内阳光还是温暖的,但外面有风干燥的带着尘土。于是就会想起上学的时候,也是冬日去国子监的老首图看书。叶子沙沙的落着,骑自行车或坐62路换13路就是现在外面的样子,在图书馆里带着水杯和课本复习,但是我是很少看课本的。到书架上随便挑来一本书,那时候很喜欢朦胧诗、或散文一类,阳光透过古旧的窗棂照到书桌上,杯子里的水冒着热气是安静的屋子里唯一充满生机的东西。这样的气氛下,我读的书总是让我莫名的伤感,想来现在的性情都是受了那时的影响。看书我总会要么陷入回忆、要么奇思怪想,然后写下莫名其妙的文字。有时候看着看着就趴在那看,当被被人叫醒时口水都流了出来我还一幅镇静的样子,现在想来很是好笑。今天去得是鼓楼,刚才回想的一幕就是在睁着眼睛做梦没流口水、但突然醒过神来还是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是不是我的呆相被人看到。然后镇定得看看窗外,到站了。
        

  •      时值深秋,美术馆外还透着往年一样的凉,深沉的不仅是日头还有人们的心。在展厅里徘徊我想起数年前上学时那青春的身影,无比自豪的心思。那时我们像一汪纯净的水,朦胧的爱意荡起一波波涟漪秋天是伤感但美丽的季节,我们会在这个季节里让怯于表达的爱意和落叶一起荡来荡去,然后平和的躺在那里露出笑脸。美术馆的展厅改成了恒温恒湿的了,就再也让我们感不到每一丝季节的变化吗?其实并没有几年,但遗失的日子再也会不来。我知道美好的是过去的美好,温暖的是现在的温暖。

                          没有人明白篝火背后的无边黑暗   
                          阳光下依然没有明白
                          坚硬的土地
                          并不比一道光线更加的坚强
                          我们是孤儿
                          我们装作糊涂
     
                         

  • 2005-05-27

    无题两首

    1风筝挥舞的双臂
      是灵魂在飞
      地上穿白色袜子的女孩
      在它顶端俯瞰
      用梦想
     
      遥远的陌生人
      我知道你的一切讯息
      不用询问
      不用窥视
      我凭以往短暂的了解

      文字变得脆弱
      还是精神开始退化
      我想说的话好像在遥远的夜色中

    2当眼睛为泪水所模糊
      微笑和忧愁
      似水中的鱼一样在穿梭

      我们怎样了解彼此呢
      在彼此遥远的对视中
      风已经偷走了太多的信息

  • 2005-01-19

    影像既心象

     今天是我多年同窗的好友的生日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于是我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天的日程,上午当我出来时发现我的小数码相机的储存卡没有带,然后我去剪头。一个突然的电话带来了一个采访任务我不得不因此改变去看行为艺术展的计划。我到了采访地时我又发现我的闪光灯没有带,忙完了一切事后7点我打车到美院的宿舍找朋友再次想起为了聚会拍照我的相机电池还在单位充电,还好我还带着胶片相机G2,但是3/1秒的速度拍张清楚的照片可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因如此有了这段文字,仅仅是段文字。因为大家一致的不胜酒力聚会没有想象中的热闹,一切的气氛都来自他们同学间的互揭短处所带来的笑料,当朋友吹灭蜡烛以后便开始唏嘘光阴流逝、年华老去。而一个人问起我们中谁最大时,我才意识到是我呀。漫长的日子是怎样一点点地过去的呢?我还清晰地记得某年一个飘雪的夜里,我和今夜的寿星还有一个现在远在英国的同学逃出宿舍,每人拿出身上仅有的几元钱小酌了一顿啤酒。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大放豪言都要到北京上学。我如今还能体味到那大朵的雪花在我们充满热血的脸上消溶的感觉,还能真切的嗅到一阵阵冰爽的冬季的气息。然而已8年过去了,一切都这样静静的过去,没有人觉察,没有人叹息。我们丝毫不会看出吹灭蜡烛前后朋友脸上容颜的改变,但8年了很多都改变了,这便是时间给我们的卑鄙、恶毒的把戏,如果青春和苍老有明显的界限,我一定会在苍老来临前结束一切。白驹过隙,我们伸手抓住的便是过往,随即又失去。也许因为没有了影像文字变得更加的纯粹,更加的抽象,于是我明白了影像既心象。

    (这段文字因为我的马虎三次没有传成功而消失,但我竟耐心的用两个多小时写了三编,此间定有文字就这样消失在页面上也消失在我的脑海里,就让他无声的消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