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1-19

    影像既心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iming-logs/1195015.html

     今天是我多年同窗的好友的生日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于是我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天的日程,上午当我出来时发现我的小数码相机的储存卡没有带,然后我去剪头。一个突然的电话带来了一个采访任务我不得不因此改变去看行为艺术展的计划。我到了采访地时我又发现我的闪光灯没有带,忙完了一切事后7点我打车到美院的宿舍找朋友再次想起为了聚会拍照我的相机电池还在单位充电,还好我还带着胶片相机G2,但是3/1秒的速度拍张清楚的照片可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因如此有了这段文字,仅仅是段文字。因为大家一致的不胜酒力聚会没有想象中的热闹,一切的气氛都来自他们同学间的互揭短处所带来的笑料,当朋友吹灭蜡烛以后便开始唏嘘光阴流逝、年华老去。而一个人问起我们中谁最大时,我才意识到是我呀。漫长的日子是怎样一点点地过去的呢?我还清晰地记得某年一个飘雪的夜里,我和今夜的寿星还有一个现在远在英国的同学逃出宿舍,每人拿出身上仅有的几元钱小酌了一顿啤酒。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大放豪言都要到北京上学。我如今还能体味到那大朵的雪花在我们充满热血的脸上消溶的感觉,还能真切的嗅到一阵阵冰爽的冬季的气息。然而已8年过去了,一切都这样静静的过去,没有人觉察,没有人叹息。我们丝毫不会看出吹灭蜡烛前后朋友脸上容颜的改变,但8年了很多都改变了,这便是时间给我们的卑鄙、恶毒的把戏,如果青春和苍老有明显的界限,我一定会在苍老来临前结束一切。白驹过隙,我们伸手抓住的便是过往,随即又失去。也许因为没有了影像文字变得更加的纯粹,更加的抽象,于是我明白了影像既心象。

    (这段文字因为我的马虎三次没有传成功而消失,但我竟耐心的用两个多小时写了三编,此间定有文字就这样消失在页面上也消失在我的脑海里,就让他无声的消失吧)

    分享到: